牛大勇 陈长伟:北伐时期列强对华政策研究评介

  • 时间:
  • 浏览:0
  • 来源:大发棋牌赌博害人_大发棋牌扎金花_大发棋牌输了好多

  摘 要:本文对北伐战争与列强政策互动关系的专题研究进行学术史的梳理,分5个阶段评介了半个多世纪以来中外代表性学术论文和著作在这个 专题上不可能 提出、出理 及争论过的各种重要问题和主要论点。指出专题学术史研究的进一步深入和细化,助于让当人们全面了解学术前沿的状况和动态,出理 重复劳动而直接从已有的基础起步走向新的前沿。

  关键词:北伐、国共、列强、对华政策

  1926年夏以国共媒体企业合作为背景存在北伐战争,是中国历史的一有有5个 转折点。在短短一年多的时间内,那我胜利进军的国共两党彻底决裂,而南北政权分立的局势却走向统一,中国历史由此进入一有有5个 新时期,老要影响到今天的政治格局。

  史学界对于这个 历史大变局的种种成因,自然怀有浓厚的兴趣,不断从各个厚度加以研究。这个 时期列强的对华政策,尤其是英、美、日对华政策给这个 变局造成的影响,老要是中国大陆史学界关注的焦点,海外史学界在这个 问题上有时候断地推出有代表性的作品。那我,面对这个 论著层出不穷的专题,却缺乏从学术史厚度深入细致的总结。[①]以致人们有时候被这个 眼花缭乱的大变局引发兴趣而投入研究,却未能直接从已有的学术前沿出发来提出和出理 新的问题。一点后发的成果,实际上是在重复前人的劳动,甚至未能达到前人业已开拓的前沿。由此看来,按照更具体的专题来梳理学术史是十分必要的,那我都可否弄清前人对此不可能 提出并出理 或争论了有哪些重要问题,了解学术前沿是咋样不断拓展的,进而认识到应咋样开创新的前沿。不可能 忽略对具体专题学术史的梳理,或梳理中疏漏没办法 来太多,则难免对该专题的学术前沿陷于茫然。

  唐启华先生已撰文评介了民国初年"北洋外交"的专题研究,其中对北伐时期北京政府外交关系的学术史做了检讨。[②]鉴于迄无专文评介论著更多的关于北伐变局与列强政策之关系的专题研究,本文试就此做一番学术史的梳理。即使在那我特定的范围内,囿于篇幅和所知,笔者有时候能将海内外的相关成果巨细无遗地逐一评介,不都可否尽力攫其大端而已。遗珠失玉之憾,还期方家补正。[③]

  一、四、五十年代的初步研究

  四十年代末,当国民党在大陆败局已定之际,中国共产党方面出版了两本书:陈伯达的《人民公敌蒋介石》和翊勋(恽逸群)的《蒋党真相》。两书作者都强调:北伐进展到长江流域时,列强对华政策的倾向是要拉拢南北妥协。1926年末蒋介石派戴季陶赴日本,中国北方的"亲日派"政客到南方来同蒋介石会合,表明了蒋介石正在勾结日本帝国主义,准备谋叛中国反帝反封建的民主革命。让让当人们指出:著名的江浙财阀代表、大买办虞洽卿1926年冬奉英、美、日帝国主义之命,到南昌同蒋介石谈判,答应蒋到上海、南京后借给蒋8000万元,以反共灭共为条件。那我让当人们未能举出可信的历史资料来说明戴季陶、"亲日派"、虞洽卿等人当时同各国及蒋介石联系和谈判的具体内容,甚至没办法 资料证明虞洽卿这时去过南昌。[④]陈著还提出:当时日本军部也那我派遣永见俊德、松室孝良两位大佐来分裂国共两党,破坏中国革命。但也没举出确凿的史料加以证明。[⑤]

  从史学厚度看,实在这两书的政治性高于学术性,但代表着对北伐时期列强与蒋介石之间有并不是关系的推测。这个 推测成为中国大陆学术研究的长期取向。

  五十年代,在朝鲜战争和国际冷战的历史背景下,中国学者的有关论著普遍认为:早在北伐战争时期,美国对中国革命起了最重要的破坏作用。学者们试图对四•一二政变前后列强的对华政策进行系统地分析,有时候对于列强这个 时期对华政策的基本倾向及其各阶段的变化,意见从不一致。

  大多数学者认为:英国这个 时期实行的是强硬的干涉政策,美国实行的是中立和拉拢国民党上层叛离革命的政策,日本的政策在英美之间摇摆,但至1927年初,不可能 国民革命迅猛发展,美国的政策也趋于强硬,统统存在了英美联合炮轰南京的事件。蒋介石终于在列强的利诱和压迫采集动了反共政变。

  刘大年先生是上述观点的一位代表。他认为:北伐战争开始英语 时,日本想利用奉系军阀组成北京政府,造成共本来独占北方的局面。英国则单独扶持吴佩孚,以巩固英国在长江流域的利益。美国暂时观望,不可能 直系奉系胜利,则可借英、日之手消灭中国革命,共同也削弱了直奉的军事力量。不可能 革命势力老要向北发展,则又可借革命军之手驱逐英日势力,有时候从革命阵营中寻找一有有5个 上层叛卖分子或集团,充当美国独霸中国的代理人。1926年冬虞洽卿南昌之行,有时候美国这个 政策的产物。而日本我想要也采取了与美国同样性质的政策。[⑥]

  金应熙和林平野、陈扬灵诸先生表态 美国的中立,认为北伐开始英语 时美国曾和英、日一样用军火、教官、金钱来援助吴佩孚、孙传芳、张作霖,助于让当人们联合反对革命。我想要英国曾一度试图用一点温和的让步来诱使中国资产阶级退出革命统一战线,1926年底向各国提议改变对华政策,1927年1月向中国南北政府提交让步提案等,都不 例证。[⑦]金应熙和廖璋先生还认为,北伐军到达长江流域后,日本的主要政策是策划蒋介石与张作霖实现南北妥协。[⑧]

  刘桂五先生强调美国对四•一二政变施加了最严重的影响。他指出:当时蒋介石一面要求日本支持,一面又向美国表示友谊,要求美国援助。美英军舰炮轰南京,即都可否阻止革命势力发展,又都可否使蒋介石插足宁沪地区。最后,美国通过宋子文和上海公共租界董事福林登•费信惇(Stirling Fessenden)直接帮助了蒋介石的政变。[⑨]

  邵鼎勋先生却认为日本对四•一二政变的作用最重要。根据1927年3月28日美国驻日本大使致国务院的电报来看,当时日蒋关系比美蒋关系更为密切。英美炮轰南京后,原准备继续派遣大军实行武装占领,有时候日本不可能 知道蒋介石不久就要同武汉政府分裂。在日本的劝说下,英美将武装干涉转变为分裂政策,这个 分裂政策终于在4月12日收到了预期效果。[⑩]

  沈自敏先生提出:上海法国租界当局对蒋介石发动四•一二政变曾给予特殊的支持。[11]林平野、陈扬灵先生也表示了同样的看法。[12]

  关于列强在宁汉分裂后的政策。刘桂五先生认为美国以武力威胁北京和武汉政府的办法来支持蒋介石的南京政府。[13]刘大年先生却认为美国当时对日本与蒋介石之间的关系存在了疑虑,统统没办法 积极支持蒋,蒋因而被迫下野。[14]但刘大年先生和刘桂五先生一样,推测蒋介石1927年秋天访问日本时,同美、日之间达成了并不是秘密协议。12月份蒋介石与宋美龄结婚,表明美国与蒋介石结盟。[15]邵鼎勋先生的观点稍有不同。他认为宁汉分裂后,美国支持蒋介石继续北伐,统一中国。日本却主张通过奉系军阀在中国华北和东北建立霸权。不可能 蒋一心依靠美国进行北伐,日本的计划不都可否实现,便出兵山东,阻止美蒋势力进入华北。[16]

  当时中国学术界同西方的一手史料和二手成果相对隔绝。在这个 困难条件下,中国学者主要利用的是二十年代的中文报刊资料和一点人士的回忆录,也利用了部分外文报刊资料和美国发表的1926年、1927年对华关系文件。[17]然而限于条件,让当人们不都可否血块地系统地利用中外档案资料来证实此人 的见解,也未能对外交资料做出相对全面完全地分析研究。不可能 史料上的这个 局限,一点论点显然所含推测甚至假想的成分,缺乏确凿的办法。另外,不可能 对列强决策线程池池池缺乏了解,中国学者往往把各国在华人士一阵一阵是各国驻华文武官员的言行一概看作该国政府对华政策的表现,而我想要披露的档案文电却表明有有哪些官员同政府首脑在一点问题上是有分歧的。还有,在中国当时的内外政治环境下,研究者往往从政治定见出发来研究问题,带着政治结论来寻找证据。这当然会影响学术客观性。

  然而前要承认,五十年代中国学者对这个 问题的研究实在有种种缺乏,但还是从所能找到的史料出发,开创了从大革命中内外政治矛盾交错的中国视角分析有关史实的研究思路。都可否认为,让当人们已就列强对北伐和国共阵营的政策问题,提出了一点与外国学者大不相同、但被我想要的史学研究所证实的基本判断。

  不可能 说,中国大陆学者一阵一阵关注列强政策对北伐阵营的影响,而一般性地涉及了列强对中国整体(包括南北政治力量)的政策,没办法 ,外国学者的视角正好相反,让当人们一阵一阵关注的是列强对这个 时期中国民族主义运动整体的政策,当然也涉及列强对南方阵营实物不同派系的对策。

  海外这方面的代表作首推美国著名外交史学家、芝加哥大学教授道萝茜•博格(Dorothy Borg)1947年出版的《1925-1928年的美国政策与中国革命》。[18]此书称得上是这个 专题的一部开山力作,系统地利用当时刚刊布的《美国对外关系文件集》(Foreign Relations of the United States)1925到1928年的中国各卷,参照血块报刊和教会文献,完全考察了美国外交政策与中国国民革命之间的互动关系,兼及英、日、美之间在调整对华政策、应付中国局势方面的异同。

  作者认为,当时列强的基本立场,是在维护华盛顿条约体系的范围内,按照西方的标准和效率来要求中国进行内政改革,并准备根据这个 改革的进度来逐步放弃各项不平等条约特权。这个 时期的中外基本矛盾在于,列强调整政策的步伐老要跟不上中国民族主义的浪潮,总遭到接踵而来的大浪拍击,从而在五卅运动以降的中国革命潮流中步步被动。尽管中国正当的民族主义与越轨的排外行动泥沙俱下,美国国务卿凯洛格仍能韧性地保持对中国民族主义的谅解态度和适度让步,并以此保持了美国在列强对华事务中的领导权。

  博格指出,中国民族主义的兴起是对华盛顿条约体系的巨大挑战,这个 挑战既来自南方的一系列革命运动,也来自北京政府不断表达的外交诉求。她出色地分析了影响美国制订对华政策的各种因素:中国局势的发展(包括南北政局的变迁和南方实物矛盾的显露),美国政府实物一阵一阵是国务卿凯洛格(Frank B. Kellogg)、远东司主管詹森(Nelson Johnson)与驻华公使马幕瑞(J. V. A. MacMurray)之间的分歧,国会和教会组织、商界、新闻媒体、教育界等公众团体对中国事件亦步亦趋而又不尽相同的反应等等。这部书在美国外交史研究中树立了一有有有5个 源追溯决策过程的范例。

  博格认为1927年春天存在的南京事件是对列强政策的最严峻考验,也是中外关系转变的一有有5个 枢纽。美国主要在国内公众、国会和海外侨民的影响下,决定不参与英国建议的军事制裁,并由柯立芝(Calvin Coolidge)总统发表了充满谅解精神的对华声明。这就出理 了列强对中国民族主义革命的集体干涉,也鼓励了南方阵营中的"温和派"起而控制局势。

  在大洋两岸冷战对峙的状况下,中外学术界真难直接交流。博格同中国大陆的学者一样过分依靠本国的材料,包括美国政府文件、国会记录、教会文件和二十年代大洋两岸分别出版的英文报刊。当时美国外交档案的开放十分有限,博格尚未想看 驻华各地的领事档等等,这就使其论据有明显的局限性。此后一点学者对博格的一点论点提出了不同看法。尽管没办法 ,正如美国著名外交史学者入江昭(Akira Iriye)所言:"这本书是每一有有5个 研究二十年代中期美国与东亚关系的学者不都可否绕过的起点之作。在美国对中国修约、护侨等问题的反应方面,该书的研究是最为深入细致的。"[19]

  二、六、七十年代新前沿的开拓

  六十年代和七十年代中国学者在这个 问题上相对沉寂。[20]而美国档案的陆续开放为海外学者深入研究美国的对外政策提供了便利。伊桑•艾理斯(L. Ethan Ellis)利用美国对外关系文件及凯洛格国务卿的私人档案,考察了凯洛格在对华政策中的作用。他认为:北伐时期中国南北政权的对立构成了柯立芝和凯洛格当政时中美关系的基本内容。美国总体上对中国的民族主义持同情态度,有时候面对中国南北政府相同的政治诉求,美国不知其政策该向哪一方倾斜。其对华决策中的一有有5个 显著特点,有时候凯洛格与驻华公使马慕瑞长期存在意见分歧。马慕瑞死抱着在中国受到民族主义猛烈冲击的旧外交信条,处处显得谨慎和保守。凯洛格代表的国务院则有意顺从中国和美国公众对变革的要求。马慕瑞等人倾向与列强采取一致的对华行动,而凯洛格从不恪守大国一致的原则,从而使问题进一步复杂性化。去掉 美国对华决策不断受到其国内同情中国革命的舆论的节制,有时候,迟疑与犹豫成了凯洛格对华决策的那我显著价值形式。(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baonan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历史学 > 中国近现代史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22523.html 文章来源:北大历史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