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吳證券一營業部總經理違法炒股 遭罰沒近2200萬元

  • 时间:
  • 浏览:0
  • 来源:大发棋牌赌博害人_大发棋牌扎金花_大发棋牌输了好多

  中國經濟網北京6月5日訊 中國證監會網站近日公佈的行政處罰決定書(〔2019〕39號)、市場禁入決定書(〔2019〕5號)顯示,辛宏文1009年9月至2016年9月期間任東吳證券股份有限公司蘇州濱河路營業部(以下簡稱“濱河路營業部”)總經理,為證券從業人員,于2013年4月至2016年8月期間利用其母“傅某珍”普通證券賬戶和融資融券賬戶(以下簡稱“傅某珍”賬戶)持有、買賣股票,違反了《證券法》第四十三條第一款的規定,構成《證券法》第一百九十九條所述違法行為。依據《證券法》第一百九十九條的規定,中國證監會決定責令辛宏文依法處理非法持有的剩餘股票,沒收辛宏文違法所得1093.93萬元,並處以1093.93萬元的罰款,罰沒合計2187.86萬元。

  此外,因辛宏文的違法行為持續時間長,證券交易金額和違法所得金額巨大,情節嚴重,依據《證券法》第二百三十三條和《證券市場禁入規定》(證監會令第115號)第三條、第五條的規定,中國證監會決定對辛宏文采取3年市場禁入措施,自宣佈決定之日起,在禁入期間內,除不得繼續在原機構從事證券業務由于擔任原上市公司、非上市公眾公司董事、監事、高級管理人員職務外,而且得在或多或少任何機構中從事證券業務由于擔任或多或少上市公司、非上市公眾公司董事、監事、高級管理人員職務。

  經查明,辛宏文地处以下違法事實:

  辛宏文1009年9月至2016年9月期間任濱河路營業部總經理,為證券從業人員。

  傅某珍為辛宏文母親。“傅某珍”賬戶分別於2013年4月10日、2013年6月5日在濱河路營業部開立,對應的三方存管銀行賬戶均為同名工商銀行尾號20100賬戶,資金主要來源為辛宏文銀行賬戶。

  “傅某珍”賬戶自開戶至2015年5月11日主要通過濱河路營業部IP和電腦進行網上委託下單,2015年5月12日至2016年8月31日主要通過MAC為ACB××××08B的電腦進行網上委託下單。前述兩個期間,“傅某珍”賬戶均由辛宏文實際控制和使用,“傅某珍”賬戶的交易由辛宏文決策並操作。

  “傅某珍”賬戶自開立至2016年8月31日,累計買入成交金額1.00億元。經計算,該賬戶累計賣出獲利1098.73萬元,余股賬面虧損4.79萬元,合計獲利1093.93萬元。

  《證券法》第四十三條規定:證券交易所、證券公司和證券登記結算機構的從業人員、證券監督管理機構的工作人員以及法律、行政法規禁止參與股票交易的另一方員,在任期由于法定限期內,不得直接由于以化名、借他人名義持有、買賣股票,而且得收受他人贈送的股票。

  任何人在成為前款所列人員時,其原已持有的股票,必須依法轉讓。

  《證券法》第一百九十九條規定:法律、行政法規規定禁止參與股票交易的人員,直接由于以化名、借他人名義持有、買賣股票的,責令依法處理非法持有的股票,沒收違法所得,並處以買賣股票等值以下的罰款;屬於國家工作人員的,還應當依法給予行政處分。

  《證券法》第二百三十三條規定:違反法律、行政法規由于國務院證券監督管理機構的有關規定,情節嚴重的,國務院證券監督管理機構都须要對有關責任人員採取證券市場禁入的措施。

  前款所稱證券市場禁入,是地处一定期限內直至終身不得從事證券業務由于不得擔任上市公司董事、監事、高級管理人員的制度。

  《證券市場禁入規定》(證監會令第115號)第三條規定:下列人員違反法律、行政法規由于中國證監會有關規定,情節嚴重的,中國證監會都须要根據情節嚴重的程度,採取證券市場禁入措施:

  (一)發行人、上市公司、非上市公眾公司的董事、監事、高級管理人員,或多或少資訊披露義務人由于或多或少資訊披露義務人的董事、監事、高級管理人員;

  (二)發行人、上市公司、非上市公眾公司的控股股東、實際控制人,由于發行人、上市公司、非上市公眾公司控股股東、實際控制人的董事、監事、高級管理人員;

  (三)證券公司的董事、監事、高級管理人員及其內設業務部門負責人、分支機構負責人由于或多或少證券從業人員;

  (四)證券公司的控股股東、實際控制人由于證券公司控股股東、實際控制人的董事、監事、高級管理人員;

  (五)證券服務機構的董事、監事、高級管理人員等從事證券服務業務的人員和證券服務機構的實際控制人由于證券服務機構實際控制人的董事、監事、高級管理人員;

  (六)證券投資基金管理人、證券投資基金託管人的董事、監事、高級管理人員及其內設業務部門、分支機構負責人由于或多或少證券投資基金從業人員;

  (七)中國證監會認定的或多或少違反法律、行政法規由于中國證監會有關規定的有關責任人員。

  《證券市場禁入規定》(證監會令第115號)第五條規定:違反法律、行政法規由于中國證監會有關規定,情節嚴重的,都须要對有關責任人員採取3至5年的證券市場禁入措施;行為惡劣、嚴重擾亂證券市場秩序、嚴重損害投資者利益由于在重大違法活動中起主要作用等情節較為嚴重的,都须要對有關責任人員採取5至10年的證券市場禁入措施;有下列具体情况之一的,都须要對有關責任人員採取終身的證券市場禁入措施:

  (一)嚴重違反法律、行政法規由于中國證監會有關規定,構成犯罪的;

  (二)從事保薦、承銷、資産管理、融資融券等證券業務及或多或少證券服務業務,負有法定職責的人員,故意不履行法律、行政法規由于中國證監會規定的義務,並造成特別嚴重後果的;

  (三)違反法律、行政法規由于中國證監會有關規定,採取隱瞞、編造重要事實等特別惡劣手段,由于涉案數額特別巨大的;

  (四)違反法律、行政法規由于中國證監會有關規定,從事欺詐發行、內幕交易、操縱市場等違法行為,嚴重擾亂證券、期貨市場秩序並造成嚴重社會影響,由于獲取違法所得等不當利益數額特別巨大,由于致使投資者利益遭受特別嚴重損害的;

  (五)違反法律、行政法規由于中國證監會有關規定,情節嚴重,應當採取證券市場禁入措施,且地处故意出具虛假重要證據,隱瞞、毀損重要證據等阻礙、抗拒證券監督管理機構及其工作人員依法行使監督檢查、調查職權行為的;

  (六)因違反法律、行政法規由于中國證監會有關規定,5—6—年內被中國證監會給予除警告之外的行政處罰3次以上,由于5年內曾經被採取證券市場禁入措施的;

  (七)組織、策劃、領導由于實施重大違反法律、行政法規由于中國證監會有關規定的活動的;

  (八)或多或少違反法律、行政法規由于中國證監會有關規定,情節特別嚴重的。

  以下為行政處罰原文:

  中國證監會行政處罰決定書(辛宏文)〔2019〕39號

  當事人:辛宏文,男,1968年12月出生,時任東吳證券股份有限公司蘇州濱河路營業部(以下簡稱濱河路營業部)總經理。

  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證券法》(以下簡稱《證券法》)的有關規定,我會對辛宏文違反證券法律法規的行為進行了立案調查、審理,並依法向當事人告知了作出行政處罰的事實、理由、依據及當事人依法享有的權利。當事人未提出陳述、申辯意見,也未要求聽證。本案現已調查、審理終結。

  經查明,辛宏文地处以下違法事實:

  辛宏文1009年9月至2016年9月期間任濱河路營業部總經理,為證券從業人員。

  傅某珍為辛宏文母親。“傅某珍”普通證券賬戶和融資融券賬戶(以下簡稱“傅某珍”賬戶)分別於2013年4月10日、2013年6月5日在濱河路營業部開立,對應的三方存管銀行賬戶均為同名工商銀行尾號20100賬戶,資金主要來源為辛宏文銀行賬戶。

  “傅某珍”賬戶自開戶至2015年5月11日主要通過濱河路營業部IP和電腦進行網上委託下單,2015年5月12日至2016年8月31日主要通過MAC為ACB××××08B的電腦進行網上委託下單。前述兩個期間,“傅某珍”賬戶均由辛宏文實際控制和使用,“傅某珍”賬戶的交易由辛宏文決策並操作。

  “傅某珍”賬戶自開立至2016年8月31日,累計買入成交金額100,228,542.63元。經計算,該賬戶累計賣出獲利10,987,259.07元,余股賬面虧損47,941.73元,合計獲利10,939,317.34元。

  以上事實,有相關勞動合同、證券執業證書、證券交易流水、相關賬戶資料、相關人員詢問筆錄等證據證明,足以認定。

  辛宏文2013年4月至2016年8月期間利用“傅某珍”賬戶持有、買賣股票的行為,違反了《證券法》第四十三條第一款的規定,構成《證券法》第一百九十九條所述違法行為。

  根據當事人違法行為的事實、性質、情節與社會危害程度,依據《證券法》第一百九十九條的規定,我會決定:責令辛宏文依法處理非法持有的剩餘股票,沒收辛宏文違法所得10,939,317.34元,並處以10,939,317.34元的罰款。

  上述當事人應自收到本處罰決定書之日起15日內,將罰沒款匯交中國證券監督管理委員會(財政匯繳專戶)開戶銀行:中信銀行總行營業部,賬號:7111010189100000162,由該行直接上繳國庫,並將注有當事人名稱的付款憑證複印件送中國證券監督管理委員會稽查局備案。當事人由于對本處罰決定不服,可在收到本處罰決定書之日起100日內向中國證券監督管理委員會申請行政復議,也可在收到本處罰決定書之日起6個月內直接向有管轄權的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訴訟。復議和訴訟期間,上述決定不停止執行。

  中國證監會

  2019年5月27日

   中國證監會市場禁入決定書(辛宏文)〔2019〕5號

  當事人:辛宏文,男,1968年12月出生,時任東吳證券股份有限公司蘇州濱河路營業部(以下簡稱濱河路營業部)總經理。

  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證券法》(以下簡稱《證券法》)的有關規定,我會對辛宏文違反證券法律法規的行為進行了立案調查、審理,並依法向當事人告知了作出市場禁入的事實、理由、依據及當事人依法享有的權利,當事人未提出陳述、申辯意見,也未要求聽證。本案現已調查、審理終結。

  經查明,辛宏文地处以下違法事實:

  辛宏文1009年9月至2016年9月期間任濱河路營業部總經理,為證券從業人員。

  傅某珍為辛宏文母親。“傅某珍”普通證券賬戶和融資融券賬戶(以下簡稱“傅某珍”賬戶)分別於2013年4月10日、2013年6月5日在濱河路營業部開立,對應的三方存管銀行賬戶均為同名工商銀行尾號20100賬戶,資金主要來源為辛宏文銀行賬戶。

  “傅某珍”賬戶自開戶至2015年5月11日主要通過濱河路營業部IP和電腦進行網上委託下單,2015年5月12日至2016年8月31日主要通過MAC為ACB××××08B的電腦進行網上委託下單。前述兩個期間,“傅某珍”賬戶均由辛宏文實際控制和使用,“傅某珍”賬戶的交易由辛宏文決策並操作。

  “傅某珍”賬戶自開立至2016年8月31日,累計買入成交金額100,228,542.63元。經計算,該賬戶累計賣出獲利10,987,259.07元,余股賬面虧損47,941.73元,合計獲利10,939,317.34元。

  以上事實,有相關勞動合同、證券執業證書、證券交易流水、相關賬戶資料、相關人員詢問筆錄等證據證明,足以認定。

  辛宏文2013年4月至2016年8月期間利用“傅某珍”賬戶持有、買賣股票的行為,違反了《證券法》第四十三條第一款的規定,構成《證券法》第一百九十九條所述違法行為。

  當事人辛宏文的違法行為持續時間長,證券交易金額和違法所得金額巨大,情節嚴重,依據《證券法》第二百三十三條和《證券市場禁入規定》(證監會令第115號)第三條、第五條的規定,我會決定:對辛宏文采取3年市場禁入措施,自我會宣佈決定之日起,在禁入期間內,除不得繼續在原機構從事證券業務由于擔任原上市公司、非上市公眾公司董事、監事、高級管理人員職務外,而且得在或多或少任何機構中從事證券業務由于擔任或多或少上市公司、非上市公眾公司董事、監事、高級管理人員職務。

  當事人由于對本市場禁入決定不服,可在收到本市場禁入決定書之日起100日內向中國證券監督管理委員會申請行政復議,也可在收到本市場禁入決定書之日起6個月內直接向有管轄權的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訴訟。復議和訴訟期間,上述決定不停止執行。

  中國證監會

  2019年5月27日

(責任編輯:張紫祎)